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姜维传】诸葛巾(宁随中心/幻想线背景)

  • 通关三国志姜维传的产物,这个游戏带给我太多的感动。本来打算写个宝物图鉴系列但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篇所以就先把这个发了。


  • 这个梗是源于玩游戏的时候诸葛巾是常年给果子带着清路的,得到诸葛巾的时候宁随已经离队了,想着如果是曾为丞相门生的宁随看到这个头巾后会有何感想

 

  • 剧情需要把得到诸葛巾的时间提前了

 

  • 马谡与丞相的关系好像是师生,在网上查了查也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如果没有这个关系就算私设吧

 

 

 

(一)

 

常败军的军事会议为集思广益,无论官阶大小均可畅所欲言,这便少不了争执与分歧。不过此次简单的军事会议上并没有什么异议之处,因此当与诸葛果并无深交的宁随会后主动相邀时,一向洞察一切的她也有些疑惑。

 

“宁先生,有何事找果?”

 

宁随身着平常的一身蓝衫微微行礼,同样的穿着打扮却无半点马谡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被岁月打磨得沉稳冷静的谋士。

 

“姑娘请宽心,并无大事,只是想问姑娘所戴头巾……可是原属于丞相?“

 

 “正是如此。此头巾是家母赠与主公之物,念此为家父遗物,便将此授予果。”

 

姜维对于丞相的遗物自是十分珍重,只是听闻此头巾有助人思考策略的作用,而他并非谋士,这头巾在自己手中搁置是在可惜,便赠与了诸葛果。

 

宁随脸上仍是平常看不清悲喜的表情,声音却是微带颤抖,一向言辞犀利的他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姑娘……可否将此巾借在下端详一阵?丞相……在下……”

 

诸葛果闻此明白了个大概,“先生尽管拿去吧,何时还果均可。”

 

“实在是感激不尽。”

 

望着宁随匆匆离去的背影,诸葛果的一声轻叹散落在风中,

 

她幼时从父亲那里听说过这位曾被父亲托付厚望的参军,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那人的言论曾是那么的自信和张扬。街亭一败,一轮骄阳敛起光芒,沉寂于黑暗之中。

 

可无论过了多久,无论什么身份,他对父亲的感情始终没有变。那么,他是否还对过去有留恋呢——

 

——对那些常伴父亲左右的日子,对那个身为诸葛门生意气风发的马谡……

 

 

(二)

 

后来诸葛果便向姜维提出将诸葛巾转赠给宁随,

 

“果十分感激主公的赏赐,只是果认为宁先生比果更需要这个东西。”

 

习惯了她奇怪的对话方式的姜维自动无视了这种违和感,对诸葛果点头道,“是我疏忽了。丞相对于幼常的分量比我们任何人的都重,这头巾的确应该赠与他。”

 

“自从他成为宁随以来,他变得与从前完全不同了。他沉稳,却丧失了曾经的恣意与骄傲;他放下了自幼研读的兵书,在政治的潮流中为我们常败军辗转浮沉……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主公希望宁先生成为什么样子呢?”

 

姜维眼前浮现出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他身为降将第一次踏入丞相军帐时,那个人的自信与张扬,渴望得到敬爱之人的认同…….最终都化为下狱后那个深夜里丞相眼中无尽的自责与无奈。

 

之后,赵将军的遗憾离世,向巨达的黯然离场,丞相的出师未捷……他都把这些压在自己的身上,看作自己必须偿还的罪孽。

 

他更加能够洞察人心,看出费祎的弱点,看透陈祗的欲望,看到赵家兄弟的动摇,也看到自己的北伐受到内部阻力时的矛盾与软弱。

 

他似乎已成为了一位真正的幕僚,从马谡到宁随,从阳光下到黑暗里。

 

“我不知道……我只希望他不要总是背着那么沉重的担子,活的那么累。”

 

 

“主公,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诸葛果在姜维离去后自言自语道,“也许你没有发现你与宁先生的相似之处——你们都是总把一切担在自己身上的人啊。”

 

 

(三)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宁随却拒绝了。

 

“诸葛丞相的遗物交由他的女儿保管再合适不过了,在下与丞相非亲非故,实在没有理由……”

 

 

“你在说什么啊!”

 

姜维双手扳着宁随的双肩,“我知道你想抛弃那些痛苦的过往,但你难道要将过去那些羁绊全都斩断吗!这就是你逃避的方式吗!‘

 

宁随依旧保持着低头的姿势,避开那两道灼热的目光,

 

“宁随只是一位普通的副将……”

 

“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丞相的门生,是他信任的人啊!”

 

 

 

“——虽共谋之历年,今可更惠良规。(1)

 

‘’——亮本欲效孙权任用陆逊之事,让幼常像陆伯言那样一战成名……(2)

 

“——幼常,保重。”

 

那个对他胜似父亲的人,是他彻底斩断与马谡这个身份的联系时最大的不舍,也是他身处黑暗之时最深切的怀念。

 

“是啊,我是丞相的门生……”

 

他深陷于阴谋与诡计的泥沼已经太久太久,久到他已经忘了他也可以站在自己最崇敬的老师身边,而那人毫无保留的信任着他,直到这份信任被辜负后,也将一切归咎于自身。

 

姜维、杨兰、诸葛果、常败军的兄弟们,那些他曾经排挤、嫉妒的人们——

 

——他们一直毫无保留的信任着他。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总是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事。”

 

宁随终于抬起头,迎上姜维执着的目光,这个创造了无数奇迹的男人,也用他的执着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我知道了,伯约。”

 

你不希望我就此丧失身为马谡的骄傲,可是伯约,无论马谡还是宁随,都愿意为了你的理想,不择手段的除尽所有的障碍。

 

丞相是我最崇敬的老师,而你,是我决心一生一世追随的人啊。

 

而且,你也一定会支持我的决定吧——我的老师。

 

一向波澜不惊的他,终于露出了微笑,安静而略带辛酸的,属于宁随的微笑。

 

“那么,你在洛阳之时,可曾遇到过钟会?(3)

 

(四)

 

我可以付出一切,包括我的名誉,我的生命,为了你所期待的、丞相所期待的……我们共同期待的新时代。

 

看来,马谡这个身份,必须要重见天日了。

 

 

 

注:(1)选自《三国志》中附在马良传后的马谡传,指诸葛亮前往南中之前向马谡询问平定叛乱的计划。

   (2)选自姜维传中姜维为马谡求情后诸葛亮的回话,这里私设姜维将此事转告了宁随。

   (3)这里玩过幻想线的应该都会明白,宁随准备利用钟会的阴谋为姜维扫清新时代的障碍,也是宁随走向悲剧的开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