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赵云中心】长枪愿

 要连文笔了先发个黑历史来跟以后写的文对比一下,曾经在社团上发过的一篇旧文,历史向无CP

(一)

我是一支长枪。

在同一批制造出来的长枪里,我自认为是较优秀的一支。我的枪刃比其他枪支的锋利,枪杆比其他枪支的挺拔,连枪上的红缨都比其他枪支的鲜艳英气。

 

本以为凭自己的品质当得上一位声名显赫的将军,我却被配发给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士兵。那是个还未打过仗杀过人的新兵,刚入伍不久,使起枪来笨手笨脚的,竟然还能把自己戳到。

 

我像是未遇伯乐的千里马,没有明主赏识的才士,喟然长叹自己一支上等良枪却要埋没在一个一无是处的新兵蛋子手里。

 

不过我这个主人还算争气,虽然手脚上比别人笨拙,但总是花上几倍于他人的时间来练习。几天下来,练得已经有点儿模样了。

 

我被他的努力打动了。每一个将军都是从新兵干起,再凭借努力逐渐向上升的,说不定我也可以帮助我的主人成为一个赫赫有名的的将军,将我锋利的枪刃刺进敌方总帅的胸膛。那样的话,我能成为和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一样的神兵利器受后人瞻仰。

 

几天后我迎来了主人的初阵,他和其他新兵一起位于先锋部队的左翼。

 

就在那时,敌人的骑兵如闪电般骤然冲入了先锋部队,将阵型冲散了。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兵冲到我的主人面前,手起刀落。

 

刀光一闪,他的身体便毫无生气地倒下,连第一枪都没有刺出去。

鲜血满溅在我的枪身上,那股侵蚀般的温热刺激着原本寒冷的锋面。第一次溅在我身上的血竟属于我的主人。

 

我与他相处相伴了十多天,而敌人夺走他的生命,只用了电光火石般的一瞬。我仍被他紧握在手里,随着他逐渐冰冷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下。

 

我躺在被血色染红的土地上,第一次明白了何为战争。

 

(二)

我被人从战场上拾回来后,成为一位副将的配枪。武器补给跟不上战争残酷的速度,士兵对死亡也都见怪不怪,所以没有人会介意用死人的枪晦不晦气的问题,一般完整的兵器都会被回收再利用。

 

第二任主人与第一任完全不同,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他平时少言寡语,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就像一把藏于剑鞘待时而动的利刃。

 

至于我自己,我已经不再做名留青史的美梦,只希望我的主人能在这乱世中平安无事就好。就这样,我陪伴着他经历了数十场大大小小的战役。

 

每当我的锋刃刺进敌人的胸膛,炽热的血花飞溅在冰冷的金属上,像是冰与火交融时那悲壮而凄美的一刹那。

 

我不喜欢这个温度,但我在尝试适应。我是一支长枪,被创造的意义就是为了杀戮,我必须适应。

(三)

副将的主要任务是护卫一名姓赵的将军,他武艺高强,却对每一位士兵都十分友善,我时常看见他向路遇的士兵问候、微笑。

 

副将虽然是他的护卫,在战场上他从不让副将挡在他身前或是留下来断后。在他看来,士卒的生命和他自己的生命没有什么不同。

 

我敬佩他,但我不认同他。一个士兵改变不了什么,但将军却能改变一场战争的胜负,一个国家的命运,甚至是一段历史的兴衰。

 

但我只是一杆长枪,我无法告诉赵将军什么,自己胡乱想想便罢。

 

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已经被敌军围困了几个月的部队水尽粮绝。副将冒死突围出去找援军,援军到了,他却死在了回来的路上。

 

我又一次躺在了冰凉的地面上,只不过这次溅在枪身上的鲜血被倾盆而下的雨珠洗得干干净净。明天,我的枪刃就会生锈,我会和我的主人一样走到生命的尽头。

 

这样也好,我浑浑噩噩地想。

 

没有兵器能逃脱腐蚀成一团废铁的命运,正如没有人能逃脱死亡一样。无休止的杀戮,让我开始厌倦自己的存在,所以就这样的消逝,也挺好的。

 

直到一只厚实而温暖的手把我抬了起来。

 

是赵将军,他的脸上满载悲戚,眉宇间又透着几分决绝,他把我直挺挺地插到地上。

 

我才发现,在这场战场中幸存下来的士兵都已聚集了过来,有一瘸一拐的,卧于担架上的、互相搀扶的,都七扭八歪地绕着赵将军围成一团。

 

然后我听见了赵将军与往常不同凝重而悲伤的声音,

 

“这场仗,我们损失严重。死去的人再也回不来了,活下来的人继续承受战争的苦痛,要接着打这场无休止的仗。

 

他说着轻叹一声,瞥了一眼身边个子刚到他肩头高的兵卒,那个孩子看上去不到十六岁,冻得通红的小脸上还没褪去稚气。

 

“没有人喜欢打仗,因为战争,我们被迫背井离乡,跟从未谋面的人为了一块土地拼得你死我活。输了的人死去,赢了的人也不知能否还活过明天。”

 

围着的士兵们一个个低下了头,似乎想起了过去在战场上死里逃生的种种经历,想起自己未知而迷茫的未来。

 

“你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兵,只是枭雄手中一把普通的刀剑,只是一件用来实现他们的野心杀戮的工具。但兵器的意义,不只是为了杀戮。”

 

赵将军说到这里话音一顿,目光游移到我的身上,语气有些哽咽。

 

“这是我副将的枪,今天他死在了求援的路上。在过去的战争里,他总是站在我看不见却恰好能替我挡攻势的位置上,默默地守卫着我的背后。”

 

“他作战的意义,不是杀戮,而是守护。”

 

“你们其实是一样的,你们打仗,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孩子不被敌兵伤害,保护自己居住过的家园不受敌兵侵扰。每个人都有在乱世中建功立业的愿望,但到最后大家所希冀的,不过是在一个和谐宁静没有战乱的地方,安详地耕种收获,男耕女织。”

 

我看到赵将军挺拔的身影傲立在雨中,他本身就像一把锐气逼人的银枪,在乱世的腥风血雨中不动不倒。

 

“守护身后的人,开创一个太平的天下,这就是我们为何而战。实现这个愿望的过程会很漫长,很艰辛,有很多同伴会在途中倒下,但活下的人必须继续前进,将我们自己的力量化作冲破战乱的利刃,为身后的人开创一片和平的天空。”

 

原本因为战败而颓丧的士兵们被他的话语和气势所感染,渐渐直起腰身,昂起头颅,恢复了曾经的勇气。

 

赵将军把插在地上的枪拔起,横亘在身前,用决绝的声音说,

 

“我赵子龙今日对此枪起誓,愿以此身为枪,刺破这给混沌的乱世。”

 

我在他坚定的誓言里找到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意义,我要替从前的主人陪伴在他身边,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终结这个乱世。

 

(四)

我遵从了自己的心愿,陪赵将军走完了他筚路蓝缕的后半生。遗憾的是,我与他都没有看到乱世的终结。他死的时候有遗憾,但不后悔,因为他做的每件事都贯彻了当初的誓言。

 

回想起来,我当初的愿望竟都已实现。我成了蜀汉名将赵子龙的配枪,说不定还能青史留名呢。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我只希望下辈子能被铸造成一把铁犁,为新的太平盛世开垦一方天地。

 

那时云淡风轻,春光明媚。我的主人在田地里挥洒着汗水,时不时抬起头对着远方玩耍的孩子微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