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灯塔与星辰(2)

*横拍雷x直拍安,私设雷总比安哥小三岁

*乒乓球运动员au

*本章有瑞金成分

  01  02


你在向前,我也绝不会后退 


雷狮说的人叫帕洛斯,是雷狮在体校时候的朋友,现在还在二队训练,而他的球风正是安迷修怕的那种。 

果然,跟帕洛斯打了一局,安迷修感觉自己被骗的好惨。 

“雷狮老大,他真的是世界冠军?”——怕不是个傻子吧。 

“怎么?让世界冠军给你陪练还不满意?” 

看着雷狮突然冷下去的神情,帕洛斯立刻不敢说话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究竟是我给他当陪练还是他给我当陪练啊? 

他转念又一想,世界冠军都可以被我骗到,看来我升一队的日子不远了。 



不过练了一个月后,帕洛斯的球就对安迷修构不成威胁了。 

“老大,他都把我的球摸透了,以后比赛对上他我不是输定了?” 

帕洛斯这下子知道了安迷修的厉害之处:他的观察力和学习力超乎常人,在熟悉了他的球路后很快就找到了应对方法。 

“放心,你没什么机会对上他的。”雷狮拍了拍他的肩膀,心情出奇的好。 

安迷修怎么会输在这些小伎俩上,雷狮想,他可是个能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啊。 


***** 


雷狮拿到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正是击败了巅峰时期的安迷修。 

比赛结束时,安迷修照惯例跟自己的对手,也是自己的师弟握手。虽然输了比赛有遗憾,他还是真心为雷狮高兴。 

“打的不错,恭喜啦。” 

“这下我要追上你了,可别停下脚步啊。” 

“怎么可能。” 



***** 


新一个奥运周期开始了,一批新人从二队被选进了一队。 

这里有很多风格独特的选手:打球绝对暴力流的佩利,也是雷狮的旧相识;手感奇佳的直拍选手参加金,史上唯一一位女子大满贯秋的弟弟,经常打出无解的擦边球擦网球;当然,还有之前被雷狮拉来当陪练的“骗术师”帕洛斯。 

与此同时,一批老运动员也退役了。在役的世界冠军只剩下雷狮、安迷修,还有新晋主力的格瑞。 

相比其他两个自带气场的,安迷修看上去自然平易近人,小队员们都喜欢在休息时间缠着他讲世界大赛的事儿,一来二去都混熟了。 


刚刚进队的那天,金与其他激动地叽叽喳喳的小队员不同,反常地安静,脸上看不出一点儿成为一队队员的开心,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叫金吧?” 

“......安前辈!” 

耳闻以久的世界冠军突然出现在金面前,令他又惊又喜。 

“叫安哥,”安迷修故作严肃,“我哪有这么老。” 

金吐了吐舌头,“…安哥。” 

“刚进队肯定会有些不适应,别担心。” 

“也不是不适应啦,”金低下了头,双手绞在一起,“是有别的事情。” 

“愿意跟我讲讲吗?” 

“只是在二队的一个朋友…他这次没选上一队,离队了。” 

“他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可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我就是觉得……特别的难受。” 

安迷修叹了口气。他也曾天真地相信,努力就会有回报,可是打了这么多年的球,他明白,对于运动员来说,努力仅仅是基础。 

“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忍。每个人都在努力,甚至拿命在努力,但是只有有天赋的人,才有资格站在赛场上去拼命。” 

他看着金,就像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金,你一定要珍惜你的天赋。带着你朋友的份,努力下去。” 

“安哥,我明白了。我一定会的。” 

金坚定地回道, 

“我会带着他的份,站在世界大赛的赛场上。” 



“大哥,怎么了吗?” 

“没什么,”雷狮把目光从那边收回来,莫名地有些不爽,“那个傻子又爱心泛滥了。” 


*****

机会很快就到来了,以金从没想到的方式。 

离世界杯不到半年,格瑞意外受伤,无法出战。 

格瑞在团体赛中担任一单和双打的位置,左手直拍选手队里打得好的不多,这让教练组一下子对替补人选犯了愁。 

之前的队内大循环选拔赛,除了格瑞,左手直拍成绩最好的是金。 

“他能顶替我的。” 

格瑞很少提出自己的意见,可这一次,他极力主张让金上。 

“他才入队不到一年,别说世界杯了,连公开赛都没参加过。直接拉上去打世界杯,你知道这有多冒险吗?” 

现任男乒总教练的是丹尼尔,上任不久,对这样冒险的安排第一个反对。 

“你们没有别的选择。现在找其他位置的选手去和雷狮配双打,等于放弃团体赛。” 格瑞冷静地陈述事实。 

“金的发挥很不稳定。” 

“他只是发挥不稳定。他有这个实力。团体赛中难对付的雷狮和安迷修都可以应付。如果他们俩个都应付不了,没人能应付。” 

最后金还是写入了参赛名单,训练内容也变为了和雷狮的默契训练。 

“我现在发现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比安迷修还傻的人,”雷狮毫不留情地嘲讽他,“我就是一个人打双打也比带着你打胜率高。” 

“别这么说,金现在已经可以适应你的打法了,”看着垂头丧气的金,前来做指导的安迷修急忙安抚,又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雷狮你第一句说的什么?” 

“安哥,刚刚教练给了我世界杯各国的参赛名单。” 

金突然扬了扬手中的名单,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到了紫堂的名字———就是我在二队的朋友。”


   "......他在H国的参赛队伍里。”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