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嘉瑞/雷安】所以嘉德罗斯真的是去打友谊赛的?


给亲友@芮千千 的一篇嘉瑞,谢谢她一直的支持和鼓励
*全员乒乓球运动员设定
*嘉九岁设定,带雷安
*神经病欢脱向,是我在写《灯塔与星辰》中嘉德罗斯设定时候衍生的脑洞,也算是个番外吧,原文戳主页,不看也没什么影响


嘉德罗斯九岁的时候在S国就没有对手了,天天无聊透顶,听说A国有几个挺强的队员,通知了一下他的指导教练,自己就坐飞机去了。

指导教练:等等,我不是教练吗?为什么他的行程就是通知一下,不是应该我安排吗。
雷德和祖玛你们两个,把拍子放下,我又没说不让他去。

教练心好累。

人都去了,那就跟A国男乒队说一声吧,权当做交流交流了,顺便宣传宣传我S国的实力。

活动标题他都想好了:S国九岁天才乒乓少年碾压A国男乒顶尖高手。

嘉德罗斯到了A国男乒队集训的地方的时候,被门口老大爷拦下来了。

“诶诶那个小孩,里面不能随便闯啊,要签名等他们训练结束出来再要吧。”

嘉德罗斯撇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签名?”

“你不是来要签名的?小孩子家家的白天不上课跑这边瞎晃什么,你家长呢……”老大爷双手叉腰俯视着面前的小孩,顿时有一种指引迷途少年回归正轨的使命感。

“我是来挑战的。”

“挑战什么挑战?这么大点小孩连我都打不过还要去挑战那些运动员。”

老大爷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摆摆手。

没想到嘉德罗斯真的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你太弱了,跟你打没意思。”

“你说啥?”老大爷当时就火了,抄起门前的扫帚就奔着他去了,刚好被过来接人的安迷修一把拦下。

“诶诶诶大爷大爷,有话好好说啊,这位是S国过来交流的,你这一扫帚下去可就出国际问题了。”

老大爷还在气头上,拿着扫帚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我管他什么国际问题......等等,他真是过来交流的?”

嘉德罗斯在旁边冷笑一声。

“这因为什么事儿把您老气这样啊?”安迷修有点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你们进去吧。”老大爷又摆了摆手,有些心虚地别过头。


男乒队员们都过来迎接外国小友了,有些女队队员听到了消息也过来围观想看看是不是可爱的男孩子。

“你们谁先来?”

嘉德罗斯第一个对上的是安迷修。

“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啊,不能打的太认真啊,要是打哭了怎么办,”安迷修在心里想了想,“多放点水吧,喂几个球。”

安迷修发了个又慢又长的上旋球。

被嘉德罗斯一板拍了回去,得分后弹到了安迷修的脸上。

围观的大家都笑了。

“就这点水平?”

不行啊,女队队员们都来了在这么多可爱的小姐面前怎么能被打的这么难看…”安迷修决心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那就用个五成实力吧。”

最后这局他被嘉德罗斯打了个6:11。

“他真的只有九岁吗?”安迷修有点怀疑人生。

“你可以量量他的身高,”雷狮毫不留情地嘲讽他。

“你打得过他再说吧!”安迷修气呼呼地把雷狮推了出去。

第二个上场的是雷狮。

“安迷修这个傻子,看对方是个小孩就不好意思下手打。”

雷狮看了刚才的比赛感觉对面的小孩子不简单,决定先下手为强。

小孩吗,心思肯定特单纯也特好骗,发几个变化球虐虐他。

结果他8:11输了。

“这个比上一个强点,还有谁来?”嘉德罗斯连汗都没怎么出,向人群扬了扬头。

“哈哈哈哈恶党怎么样栽了吧连个小孩子都打不过…”
“你不也是一样。”

打了四五局,没人赢得了他。

“本来以为这边能找点乐子,没想到也这么无聊。”嘉德罗斯看基本没人再出来,抄起拍子就往出口走。

迎面遇上了个男孩,比他大不了几岁,抱着一叠材料也正往这边走。

嘉德罗斯眼前一亮,拦住了他。

“喂!你看上去不错,来打一盘吧。”

“不来。”那人干脆利落地拒绝了,继续要走。

“你怕了?”嘉德罗斯上前挡住他的去路。

“我要送材料。”

“不就是个材料吗,哪有打比赛来的重要。”嘉德罗斯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材料扔到一边。

“你就陪他打一场吧,格瑞。”追过来的安迷修说道。

格瑞是刚进二队的队员,年纪不大实力却很强。今天A国这边丢脸丢大发了,只能看看格瑞能不能挽回点面子了。

格瑞看了看安迷修期待的目光,又看了看嘉德罗斯,点了点头,过去借了个拍子。

13:15,格瑞险胜。

“你之前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格瑞平静地放下拍子,也没什么胜利的喜悦。

“那些无所谓,”嘉德罗斯笑了,感觉这一趟A国没白来,“你叫格瑞是吧。”

“我记住你了,下次就比赛中见了。”




“不急,”格瑞打量了他一下,“你这年龄还参加不了什么大赛。”

嘉德罗斯:“……”





S国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跑去A国打交流赛了!”S国男乒总教练一拍桌子,“你怎么不拦着他!”

指导教练很委屈,“我也得拦得住啊,他通知了我一下就走了,是通知啊!!!”

总教练扶额。

“其实也没什么,就当去打友谊赛了,和A国交流交流感情吗。”小教练安慰他。

总教练一听这话更生气了:
“交流什么感情交流感情!让他去打交流赛能把两个国家打断交!”


从此之后,嘉德罗斯沉迷于去A国打友谊赛,只是为了和那个叫格瑞的少年交手。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