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逗灵)02

本章少主复活上线 


02.


姚山之战七剑折了两剑,可没过多久塞北魔教却接连大败,连退二十余里,一反几月前的嚣张阵势。

 

中原武林人士听闻此消息无不欢欣鼓舞,对此时总领北境兵马的武林盟主唐一衫歌功颂德;也有人不禁产生疑惑,为何七剑在时这塞北魔教如此难以抵抗,如今盟主府军却如此轻而易举地令其一溃千里?

 

不知不觉间,一种传言渐渐在江湖流传。

 

“放屁!那劳什子魔教害我兄弟,我们七剑与它不共戴天!说我们与他们勾结故意战败?我们难道拿自己兄弟的性命开玩笑吗!别以为你们盟主打了胜仗就可以这么……”

 

大奔拍桌而起,右手已经握上剑柄。奔雷剑于鞘中发出轻微的铮鸣声,似乎感应到主人的雷霆之怒。

 

“大奔!”重伤初愈的长虹剑主威严丝毫不减,呵住满是怒气的剑友,转身向已被吓得微微打颤的盟主府使者作揖道,

 

“使者阁下,如今说我七剑勾结魔教之传言我等早有耳闻,对此,我虹某问心无愧。”

 

“姚山大败,确是虹某武艺不精所致,在下甘领盟主责罚。不过,若是再有人以此流言诋毁我七剑兄弟者,长虹剑剑下绝不留情。”

 

一番话下来不卑不亢,却字字透露出比奔雷震怒更强的震慑力,使者擦了擦冷汗,强作镇定地回道,

 

“阁下误会了,盟主当然是相信七剑的。此行派我前来也是向您传达另一个消息。我们的探马回报称,在北境发现疑似青光剑主的踪迹……”

 

旁边几剑听到此消息都“蹭”地站了起来,虹猫的眼睛也瞬时亮了起来,

 

“不过与他同行的已确认是原魔教少主黑小虎,传言两人过去是旧识,这次二人在北境相遇想必不是偶然。您也知道盟主是绝对相信您的人品,但这青光剑主吗……”

 

卧底十年的经历让青光敛了锋芒蒙了尘,再多再大的奉献功绩在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眼中也抵不上魔教护法这个称呼。


虹猫听到这里,神色严峻,微微颔首道,“在下明白了。劳烦阁下回禀盟主,我们七剑同进同退,绝无危害中原武林之心。至于青光的下落,我等自会前往北境搜寻。”

 

使者听此便知无可再问之处,便拱手告退了。

 

 “诶,我就知道,这小子蹦精蹦灵的,怎么能这么容易地死了!虹猫,我们赶紧去把这小子找回来吧。”

 

这外人一走,大奔激动地一下子搂住旁边的莎莉,还被她嗔怒似的打了一拳。其余几剑也是喜笑颜开,似乎是将这两个月来的悲痛都驱散了。

 

唯有虹猫的神色却并没有轻松多少。青光折剑塞北,乱军之中身中数剑、尸骨无存,这些均为他亲眼所见。这两个月内,他无数次回想那次战斗的经历,可除了最后看到青光倒在血泊之中那刻骨铭心的场面,其他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不清。蓝刚刚生产身体虚弱又多思多虑,其余几剑也都沉浸在失去跳跳的悲伤中,少了那个足智多谋心有七窍的青光,那个在任何时候三言两语便可将紧张严峻的气氛、岌岌可危的局面缓和下来的跳跳,他竟不知该与何人倾诉心中的怀疑与愤懑,茫然与悲伤。

他希望相信跳跳仍在人世,可如今污蔑青光的流言四起,忽又传来跳跳出现在北境的消息,一切都像是有人为七剑设计好的陷阱。他不畏惧那些明枪暗箭,他只担心刚刚燃起的希望又是一场空。

 

但只要青光有可能还在人世,这趟塞北他们就必须要去。

 

而此刻,长虹剑主必须要顶住一切,做出最冷静的判断。

 

“北境之行确实要去,但另一趟探查也是刻不容缓。”属于七剑之首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件事背后必有盟主府参与。而且,黑小虎的出现恐怕也不是偶然……”

                    

 

“你说你救我这趟就是偶然碰上的?咱们的黑大少主不是也学会开玩笑了吧?”此时的青光剑主面对着黑衣男子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信不信由你,”黑小虎面无表情地将几根柴火扔进火堆,“莫白于我有恩,那日他向我求援,我为还清人情赶往北疆战场。没想到抵达之时战斗已经结束,我在归途之中就看到你了——是半死不活的。”

 

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青光剑主,被一个认为已死多年的魔教少主救了,想来真是有趣。

 

“那你……为何救我?我于你来说,不是作为背叛者的存在吗?”

 

黑小虎手上的动作一滞。

 

如果是身为魔教少主的自己,途中遇到青光这个仇敌重伤垂死,必将杀之而后快,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可如今的他从多年的昏迷中醒来后,父亲死了,魔教灭了,称霸江湖的鸿鹄壮志随风而散,那个一直珍藏在心上的人也已经为人妻为人母。

 

父亲、蓝兔、七剑、魔教——他前半生的爱与恨都寄托于别人身上,理想与志向都立足于羁绊与亲情之间。而当一切随风而散,剩孑然一身之时,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

 

他开始漫无目的四处行走,从黑虎崖到西海峰林,过荆州,下江南,像是个漂泊不定的浪子,不知朝夕的旅人,在漫漫江湖中寻找自己的归宿。

 

魔教覆灭已过多年,许多江湖人士对他的相貌都已渐渐模糊,更何况他这一路接触的更多是普通百姓,那些贩夫走卒、市井闲人。从小生活在黑虎崖的他习惯了作为魔教少主的生活,一人之下、无疏无亲,事事以父王和全教的利益为先。而这一路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与众不同的体验:他不再是魔教少主,他只是黑小虎——一个普普通通的行路人。

 

也是这就是上天给予的一个锲机,给他一个再次开启人生的起点。

 

他是依旧是黑小虎,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事,也不会忘记过去的恩怨情仇。但是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为自己而活,不是作为魔教少主——只是作为黑小虎。

 

当然,这么长的理由黑小虎才懒得说,

 

“救了就是救了,哪那么多理由。”

 

随便找个理由敷衍下都不行?他还是没怎么变。青光默默在心中揶揄,“对了,这个莫白竟然能劳动你大驾,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莫非……”

 

“没错,江湖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莫白正是我父王的私生子。”

 

 


马蹄声起,刀声落,剑归鞘,尘落风。

不知名的几个黑衣死士,几招之内倒在了纷飞的尘土中。

 

“蓝,这是第几批人了?”

 

“应该是第四批。武功路数比较杂,暂时看不出来路。”

 

冰魄剑主的声音依旧果敢坚决,却掩饰不住几丝风尘仆仆的疲惫。白衣男子悄悄用余光注意着身侧人,眼光中带着担忧。

 

这次前往北境,应是他与奔雷两剑前往,蓝生产不过两月有余,本应在玉蟾宫休养,不过她坚持一同前来,虹猫也也拗不过她。

 

动身那天,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孩子似乎是察觉到了,呜咽着也不知在说什么,小手扯着蓝兔的衣服就是不放,看得在旁等着接过来孩子的宫人一时间不知所措。

 

冰魄剑主身上凛冽的气场一下子被震了下来,似乎连五官的轮廓都因为怀中的小团子柔和了起来。她轻轻的捏了捏小宝宝的脸蛋,又拍了拍她的后背,哄着她道:

 

“乖啊,爹娘要去把你那个不省心的干爹找回来。他不在,我们都不敢给你取名字,怕起的不好让他笑活呢。”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都会回来的。”

 

思绪回转,他把目光收回,扬起马鞭加紧赶路。

 

他的兄弟在等着他,他的家人也在等着他,无论前路有多少阴谋诡计、艰难险阻,他一往无前。


———————————————————————

少主的形象真的很难把握啊QAQ我觉得少主不是那种会突然大彻大悟痛改前非的那种按套路洗白的反派,只是能够为自己而活对他来说也是很好的一种状态吧

然后欢迎小伙伴们评论~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