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逗灵)05

大家中秋快乐w破阵那块还没有太想好所以这种虹蓝那边都没有出场

中秋努力下看能不能双更,太困了写完没仔细看,醒了再看看有什么错误吧

05. 

              

武老三提着两坛烧刀子,哼着不成曲儿的小调,晃晃悠悠地往帮众的住所溜达着。

 

老三虽然阶级不高,就是个小队长,不过他使得一手好刀,又会来事儿,渐渐地上面有什么重要的活儿,都派给他去做,底下的人见了他,也得尊称一声三哥。

 

前些日子他们小队新来了个小伙子,听说原来是管仓库的,那边油水多,这小子也挺懂事儿,一来就孝敬了不少好东西,今晚还请他喝了一顿大酒。

 

“来,三哥,我敬您!”小伙子殷勤的给他满上酒,“小弟初来乍到有不懂之处还请三哥多多指点”。

 

“这心意我领了,酒就不用了。明日还有上面吩咐的任务,贪杯误事啊。”武老三摆摆手,虽然有些嘴馋,可耽误了上面的事儿就得不偿失了。”

 

“三哥果然深受上面器重,这明天估计又是挺重要的差事吧。”

 

“倒是没什么,就是去外面给一个人送些东西,得跑大老远,费力不讨好的活。”

 

“这就好办了。”小伙子嘻嘻一笑,“小弟我没什么别的长处,就是跑得快。小时候在家乡那边抢了东西就跑,还没被人抓住过。三哥你今天就放开了喝,小弟明天帮你走这一趟。”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武老三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你小子挺机灵,以后就跟我混吧,有我一口吃的绝不会饿着你。

 

“诶谢谢三哥!”小伙子高兴坏了,乐呵呵地从桌子底下搬酒,“”三哥您慢慢喝,喝不了的给您拿回去。”

 

“那你别忘了,明日巳时,你出总坛往西南三十里,不必露面,把葫芦放在地上,点紫烟为信号,自会有人前来取走。”武老三喝前不忘正事儿,从怀里掏出个葫芦,交给对方。

 

“这什么东西啊?挺沉的啊。”小伙子晃了晃葫芦。

 

“应该是……药丸什么的吧。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东西。”武老三有点不耐烦,“哎呀别问那么多了,赶快过来喝酒!”

 

“好!三哥!来!”

 

第二天一早,青光一身黑衣,懒洋洋地躺在约定地点旁的树上。

 

“这药又是什么,难不成跟神仙丸差不多?”葫芦在他手里抛来抛去,“可惜我不大懂药理,看不出这是什么,只好带一点给神医看看喽。”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看看这个接头人要去往何处。”

 

话音一落,他左手轻轻一抛,葫芦稳稳得落在树前面的空地上;右手同时弹出烟雾弹,紫烟顿起。没过多久,一黑衣人奔至眼前,取走了葫芦,随即又急匆匆的离开,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在林中渐行渐远。

 

 

 

和居士说起来也有好长时间没见了,神医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可在这位唐夫人面前,他只能先忍住不说。

 

“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看到我没什么可说的?”白衣居士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心下知神医的顾虑,“放心,这位唐夫人嫁入之前就是我的义妹,你不必担心她对我们不利,有什么说什么便可。神医啊神医,许久不见,胆子还是那么小。”

 

“我这叫谨慎!你知不知道最近七剑在武林中的处境有多么…..啊抱歉抱歉,在唐夫人面前失礼了。”神医气得声音都高了几度,说到一半看到一旁笑盈盈望着他的女子,又不好意思地退了回去。

 

“神医是兄长的生死之交,那就也是我清英的大哥,不必拘礼,”练清英对神医淡淡一笑,转身瞪了居士一眼,“兄长也是,一口一个唐夫人。难道我嫁出去以后,你就不认我这个妹子了?”

 

“清妹,这都要当娘的人了,还没个正形。”

 

“这才像样吗。”

 

这么几句话下来,三人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神医也渐渐放松下来。

 

“我说达达,你什么时候多了个义妹出来?”

 

“她呀,是个琴痴。十六岁听闻我琴艺绝佳,只身闯了这十里画廊。我本以为又有人贪图灵泉宝玉,便和她打了一架,最后才知道她是过来斗琴的。高山流水觅得知音,我便认了她这个义妹。

 

“兄长当时真是不讲道理,本是来斗琴的,上来不管二十一变动起手来。”练清英回想起此事佯装生气,嘴角的微笑却是藏不住。

 

“这到像他的脾气,”神医听罢也是一笑,“不过练姑娘,达达这平日里怎么没请你过来七剑这边坐坐。我们的冰魄剑主琴艺也是一绝啊。”

 

“还能因为什么,兄长一直生我的气呗。”

 

“你还说这事儿,”白衣居士瞬间冷了脸,“唐一衫不是什么善茬,你心思单纯,入这盟主府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当初我一直劝你,你却偏要嫁给他。”

 

“兄长,衫哥一直对我很好。我知道近些日子武林中有人在暗中对七剑不利,可这些事儿绝对跟他无关啊!”

 

“跟他无关?那为什么他仿了你的笔迹传书给我引我入府,又不让我离开这里?”

 

“这……纯弟说近些日子觊觎盟主家眷的歹人较多,为加强警戒,盟主府人员一律不得进出。”

 

“这样的鬼话你也信?我看,他是想找了理由把我软禁在盟主府吧。”白衣居士冷笑一声,负手背过身去。

 

“衫哥绝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他…..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神医看这两人相持不下,赶忙出来做和事佬:“现在争这件事儿也作用不大,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离开盟主府,和虹猫他们汇合。练姑娘,你有没有什么法子把我们两个送出去?”

 

“每月十五纯弟都不在府中,那时我要是强行出府,府中倒也没人能拦我。不过要是带你们两个人出去的话……”

 

“你们就只能扮作我的侍女了。”

 

“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