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06

节日说好的加更~

本章夹带了点虹跳w
06.

帮着神医和居士梳妆打扮成侍女的过程中,练清英的笑声就没停过。

“我的姑奶奶啊,你可别笑了,”神医苦这个脸,“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神医一世英名就毁了!”

练清英闻言便抿住了嘴,又把话头对准了旋风剑主,“还真别说,兄长这么扮上,还真有那么几分姿色。不知道嫂夫人和欢欢看到之后会说些什么。”

“你可别取笑我了,如今尽快脱身才是上策。”白衣居士......先下应该是青衣侍女,阖目不理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想看到镜中的自己。

“好了,妆化的差不多了,神医你也把衣服换上。”

神医闻言刚脱下来的道袍递了过去,一不小心道袍中的画像卷轴便掉了出来。

卷轴在地上滚了几圈展现开来,露出一位女子姣好的面容。练清英看到画中女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这是……莫姐姐……”



黑虎崖上,清风徐徐,青衣男子背对着他独立于崖边,衣角随风猎猎飞扬。

虹猫走过去,看到对方一身魔教护法时的装束。

“跳跳?”

“你来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波澜,“我等你很久了。”

“你在等我?”

“是,我一直在等你,等其他七剑来找我,把我从魔教这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他没有回头,语速却越来越快,“决心卧底入黑虎崖的时候我在等,为了获得地位为黑小虎挡刀的时候我在等,为了接近黑心虎忍辱负重的时候我在等,对武林正派拔刀相向的时候我在等,野猪林雷电交加刺杀黑心虎的时候我在等……”

“我已经等了十年了。”

“可你们一直没有来,一直没有出现,只是放任我在这里越陷越深。”

不……我不知道你……

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可却发不出声音来。

的确,他一直对青光是有愧的。虽身为长虹剑主,历经无数艰难困苦的劫难,可他至少拥有一个幸福美满、无忧无虑的童年。有父亲的教导照顾,有麒麟的陪伴,他在西海峰林的山间溪下恣意快活,可那个时候,青光便孤身一人入虎穴,四周危机四伏,无依无靠,无亲无友。

这么多年他到底是如何过来的,他不敢想象,也不敢问。

如今,眼前的人把自己藏在心里的愧赤裸裸的剖了出来,让他痛的肝肠巨裂,疚的无地自容。

“这一切都过去了。黑心虎已经死了,魔教也覆灭了。你已经回到七剑之中,是那个武林中人人敬仰的青光剑主,不要在沉浸过去的回忆里。”

他缓缓接近眼前的人,试图劝解对方,也是试图开导自己。

“太晚了。”

他的话比刀锋还冷。

“我已经陷进去了,再也出不来了。”

长虹眼看着他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不——”

虹猫一下子从惊醒,额头上缀满了汗。

一切都是阵中产生的幻觉。

“虹猫,怎么了?”

“没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这一天他一直在感受着阵中真气的变化。此阵有吸收真气,耗人精神的作用,隔不了多久就会感觉困顿异常。他们只好一边轮番休息,一边寻找破阵的方法。

此时他已经找到了。

“迷砂阵属土,五行中木克土,现在已是卯时,木属性最强,是破阵的最佳时机。”

“终于可以出去了,”大奔闻言精神了几分,“在这阵里呆的浑身不舒服。说吧,我们该怎么做。”

“破阵的关键是要找到阵眼,此阵难破之处在于它的阵眼在不断地变化。趁此时阵中真气流走较为滞缓,蓝兔的冰魄真气,可以将整个大阵营造的幻象冻住,而唯一不被冻住的地方,便是此阵的阵眼。”

“接下来,大奔,就要靠你的奔雷剑引天雷击阵眼,为我们指明方向。最后,我用火舞旋风,带着你们冲出阵眼。”

“好,那还等什么。”

三股真气交替而出,天地变色。

阵破。





不远处,白衣男子静静观察着阵内的情形。

“不愧是长虹剑主,这么快便破了迷砂大阵。”

他看着远处飞来青色的灵鸽,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不过,拖住你们这些时间,也足够了。”


“夫人,总管有令近日盟主府禁止人员出入。”

两个门口的护卫对着练清英抱拳行礼,面露几分为难。

“怎么,连我这个夫人都不能出去?”

“这是夏总管的命令……”

“这盟主府到底是姓夏还是姓唐!我今日要走,你们谁敢拦我?”

练清英剑眉倒竖,腰间利剑瞬时出鞘,两个护卫吓得急忙拜倒在地。

“夫人,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再说夫人你怀有身孕,出门在外实在是危险,有什么事吩咐我们这些下人去办不行吗。”

“我娘家有事儿,不得他人代劳,在外有侍女照料,也不会出什么茬子,你们给夏总管带个话,就说清英不日便回。”练清英扫了一眼地上拜倒的两人,转身便走,“明月,如兰,我们走。”

两个侍女也赶忙跟上走出府门,留下两个侍卫在此处面面相觑。

“怎么办,我们追上去吗?”

“还追什么追,我们哪敢拦夫人啊。”

“也是……对了,夫人带的那两个侍女,看着有些面生啊。”

“可能是刚选上来的吧。其中一个还有几分姿色,有机会看能不能和她搭上话。”

“你小子忘了家里的母老虎了?还敢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过这另外一个侍女,长得也太难看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留在夫人身边的。”

“行了行了,别想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虹猫,此阵破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赴盟主府军前线阵地吗?”

“应是如此”,虹猫沉吟片刻,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灵鸽鸣叫的声音,小二扑腾着翅膀,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跳跳又来信了。”

‘盟主府军内有塞北魔教内应,饭菜中被下药,我已设法提醒。速速前往查出内应。
                                                                                     ————青光’

——————————————————

阵破得有点草率w可是本芹实在不太会写破阵,大家见谅啊
最后小伙伴们请多多给我评论~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