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逗灵)07

国庆快乐!争取这七天里把这文完结

07.

 

“莎丽姐姐,你来了!”紫衣女子一进山门,小女童便蹦蹦哒哒地跑过来迎接。紫云剑主对她笑了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小宇,这么长时间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有!”小女孩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不过莎丽姐姐,我还以为你还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看我的。”

 

“本是如此,但是莎丽姐姐要来查一些事情”,莎丽本来也没打算隐瞒小孩子,“你祝哥哥呢?待我去找他。”

 

两个人身后,有些破落的石牌坊上刻着“韶山派”三个大字。

 

“哎呀呀呀呀……女侠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刚走了没多久,山路中间便闪过来一个人,脏兮兮的脸上透出几分清秀,他搓着手一脸讪笑道,“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莎莉看清眼前人,不禁乐了出来,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就是她要找的韶山派新掌门祝欢吗。

 

韶山派乃是湘南三派遭塞北魔教进攻损失最终的一派,人员伤亡了十之八九,幸存的大多是三、四代弟子。不仅掌门战死,一代弟子中也仅剩下外出办事的小师弟祝欢幸免于难,他便成了这新任的掌门。

 

说起祝欢也是莎丽的老相识了。他是湘南各门派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天天仗着天赋不错到处惹祸招风游手好闲,还经常逃了练功跑去金鞭溪客栈喝酒,与大奔可谓是臭味相投。这久别重逢再见面见假正经的架势,让莎丽觉得有些好笑。

 

“别跟我贫啦,祝大掌门,我今天来是有正事儿办的……你这是怎么搞的?灰头土脸的。”

 

“还不是在清理山路,重建房屋,”祝欢有些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之前塞北魔教那帮人把这里毁的太严重了,这些小屁孩们都没地方住。”

 

“不错啊,”莎丽认真地看着他,“以前就知道你能调皮捣蛋,没想到这些活都能干啊,早知道就留你在客栈打工抵欠的酒钱了。”说完还拍了拍他的肩。

 

“没办法,现在能撑事儿的就剩下我这个纨绔子弟了,要不谁照顾他们啊。”祝欢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话中却藏不住几分哀伤。

 

一旁听着的小宇不干了,“谁需要你照顾啊。想当年啊,师父师伯师叔们都教导我们,说千万不要学你这个……”说到此处,似乎是想起他们已都不在人世,语气便梗住了。

 

“我知道,不要学我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祝欢报复性地揉乱小宇的头发,“好啦好啦,去干正事儿吧。”

 

小宇点点头,默默地跑开了。

 

“这次事件,最苦的就是这些孩子了。”莎丽看着小姑娘跑开的身影,不禁叹了口气。

 

“既然我当了这个掌门,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些孩子的。”祝欢神情严肃,郑重地承诺道。

 

莎丽看着他愣了几秒,以往来金鞭溪客栈蹭吃蹭喝经常跟着胡闹突然如此正经让她有些不适应。

 

“行啊,祝家小子也长大了。”

 

“莎丽姐,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对了,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

 

“还是关于塞北魔教的事情。近些日子他们动作不少,而这一系列行动的开始就是你们湘南三派遭遇攻击,因此虹猫认为只要弄清了攻击的原因,说不定能发现他们的计划。对了,上次你们在清点伤亡人数的时候我在场,记得……有一个一代弟子的尸体没有找到是吧?”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祝欢回想了一下,脸上突然露出厌恶的神情“是何莹那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向跟她过不去,所以没发现她的尸体也没太在意。不过她应当是死了,好多门人都看到她死在了塞北魔教的手里,而且死状十分惨烈。”

 

莎丽有些惊讶:“我记得你跟你的师兄弟姐妹关系都很好,怎么这个何莹让你如此憎恨?”

 

祝欢冷笑一声:“她当年害我莫师姐身败名裂,如此这么容易死了,真是便宜她了。”

 

“莫师姐……”莎丽心念一动,“莫非说的是当年潇湘双剑之一的湘水剑莫凌?她是被人害死的?”

 

“莫师姐……是从前除了练师姐外韶山派对我最好的人,她为人温柔善良,体贴耐心,武功又好,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他属意的下一任掌门……”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回想起莫凌时祝欢那温柔的神色逐渐褪去,无声的恨意从攥紧的拳头中显现出来。

 

“她背上了勾结魔教的罪名,被师父亲自清理门户了。”

 

“就算我当时年纪尚小,但是我知道莫师姐绝对是被冤枉的,她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跟魔教那群贼人有勾结!”

 

“可是教中大部分弟子都对此深信不疑,就连莫师姐自己……也从不辩解,像是默认了这个天大的罪名,直到最后死在师父剑下,她依然什么都没有说。练师姐和她关系最好,好像也知道些什么内情,可无论我用尽什么方法,她都不肯告诉我。”

 

“潇水剑练清英……难道此事,和盟主府还有关联?”

 

 

 

 

“这画上的女子,你们应该也都听说过,是我师姐湘水剑莫凌,”此刻二剑与唐夫人为了躲避盟主府的跟梢,混进了一家人来人往的酒楼。三人找了一桌不大显眼的位置,叫了壶茶,神医便问起了暗匣中画像的事儿。

 

“她是我最好的姐妹。”

 

“她的画像怎么会在唐一衫房间的暗匣中?”居士眉头一皱,感觉此事背后另有隐情。

 

“韶山派和明邃派是世交,衫哥年少时便经常与我和莫姐姐来往。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练清英放下茶杯,面露几分苦涩,“其实最开始有婚约的,是衫哥和莫姐姐。”

 

“你说什么!”

 

她第一次见到唐一衫时,他一身蓝布衣裳背着杆短枪,跟在师父后面,不声不响地踏进了韶山派的山门。

 

他不善言辞,面对女孩子手足无措,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些木讷,可是练清英在遇见了他之后,心里就容不下其他的人了。

 

她拽上莫凌主动跟他搭话,跟他渐渐熟络,到最后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她的内心是雀跃的。她以为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身边,走进了他的内心。

 

直到她看到衫哥看莫姐姐的眼神里的那份独有的温柔,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如果真的有一个人能配得上衫哥,那只能是莫姐姐了。她比自己好了太多太多,也对衫哥有意,他们若是真的能走到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那时的她这样想着,因此两人订下婚约的时候,虽然感觉心里有个地方空了一大块,她还是真心为他们高兴的。

她最爱的两个人都得到了幸福,就算自己以后孑然一身,又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那一天,这一切都改变了。

 

“后来,莫姐姐在外执行师门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魔教教主黑心虎。” 
 
 ——————————————————————

本章有大量原创人物剧情出没以及护法并没有上线w主要是为了交代一些背景啦

莎丽实在对不起你之前戏份一直不多因为她正在做另一个主线任务hhhhh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