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逗灵)01

没有人不渴望光明。

 

阴戾如黑心虎也曾在漫漫长夜中独品孤寂,翘首盼望着黎明的到来。当他得不到光明之时,他便要整个武林陪他一起堕入深渊。

 

光,总是要在黑暗处才更耀眼,尤其是青光,因为白昼之时青光会被苍穹的湛蓝所吞噬,难寻踪迹。

 

所以,如果你看到青光,只能是在黑夜。

 

那,是他最辉煌的时刻,光斩断浑噩的夜幕,然后消失不见。

 

 

 

 

01.

 

门前的积雪上还洒落着小年放过鞭炮的灰烬,玉蟾宫一改昔日之朴素清冷,宫人们打点装扮忙得不可开交,打算用红缎子把这片天地都给铺盖住。蓝兔宫主本不是铺张之人,只是今年宫中有着喜事,长虹剑主身在北境已有三月。几个管事的便商量着这个年要好好置办,让宫里的气氛热闹些,也好解解宫主的忧心。

 

“青光剑主在我这蹭吃蹭喝已半月有余了,现在临近年关,宫里下至宫人上至宫主我都恨不得一个人劈成两半用,你倒是闲得无聊。早知就改打发你帮虹讨伐塞北魔教去。”

 

蓝一边修理着楼阁前的花枝,一边数落着翘着二郎腿趟在四角亭上无所事事的青衣男子。武林第一美人已换下了当年行走江湖的飒爽蓝衣,一身宽松的长裙却也难掩隆起的小腹。

 

“诶,数落我都不忘捎上虹,这嫁出去以后越发地护着夫家了哈。”

 

蓝兔也习惯了跳跳这油腔滑调话里没个正形,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看塞北战局已定,虹春节一定能赶回来的。到时候过几个月我干儿子或者干闺女就出来了,我感觉虹猫那个榆木脑袋想不出什么好名字,还得咱们蓝大宫主多费费心啦。”

 

“哪有你说得那么轻巧!上次你俩去平定湖北风魅门,三个月也没拿下,这次虹才走一个月,哪能这么快回来。你啊,不想干活就来讨好我。”

 

蓝手起刀落,赘枝纷落重重叠叠,竟都汇集在一掌之大的地面上,其手上功夫可见一斑。她语气听着轻松,一双秀眉却一直蹙着。

 

“我可不是讨好你……“跳跳纵身跃下亭来,轻功几步挪移过去,“要不咱打赌,要是虹春节前赶回来了,后山桃树下埋的那两罐二十年的女儿红就归我了。”

 

蓝撇撇嘴,小孩子心性上来了,“赌就赌。那他要是没赶回来,你就得在玉蟾宫打杂半月……不,一个月!”

 

塞北魔教,是近几年内的新起之秀,教主莫白自称黑心虎后人,虽然武功平平,手下却高手如云,大有在黑道称雄之势。

 

塞北魔教与中原武林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可前些日子突袭湘南屠其境内三大门派,紧接着又以兵马强攻北境直逼盟主府。盟主府府兵在北境与其相持不下,便传信七剑求援。

 

此时旋风剑主早已携妻子退隐,奔雷紫云二剑身在湘南抚慰各门派,雨花则在外悬壶济世,长虹剑主只得托付留守青光玉蟾宫保护自己已怀胎七月有余的妻子,只身前往北境。

 

七剑此时分散各地,塞北魔教目的不明,虹猫苦战多月一直未有捷报传来,这也难怪蓝兔忧心忡忡。青光和各个宫人变着法子想让蓝兔宽心放心安心待产,善解人意的冰魄剑主又怎会不知,只得每日故作无事。

 

 

 

“所以说,就算到了这种情况你们都不打算叫我回来帮忙?”

 

神医听闻消息提前赶回玉蟾宫后,第一件事就是往跳跳饭里下泻药,不过最后被蓝发现后及时制止了。

 

每到灵儿忌日的这一段时间,雨花总是背着行囊,腰间别着一只玫瑰,只身悄然前往鼠族旧地治病救人。其余六剑都知道个中原因,不过雨花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们便装作不知道。

 

“诶呦,谁敢打扰您老积德行善啊,”青光打了个哈哈连忙转移话题,“不过你回来也好,最近蓝害喜害得厉害,你帮着看看。”

 

“这可不是我擅长的领域啊,你知道的我这医术之中唯独不懂这妇女怀孕相关之症……”

 

“你不是号称神医吗,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你你你……好吧等我查医典去!”

 

几天后,盟主府便传来了长虹剑主中伏受伤遭惨败,被围困在姚山的消息。

 

青光接到消息后动身赶往姚山,走前还把神医的药炉扫荡了一遍,出门的时候被闯进来的神医抓了个正着。神医瞥到他怀里的瓶瓶罐罐,顿时变了脸色。

 

“你要这些药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放心吧神医,这些只是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上次在鼠族的时候难道就是万一吗?况且这次你要的两种药放在一起是什么效果我比你更清楚!我怎么可能……”

 

话未说完,青光紧忙给神医使了个眼色,示意这挺着肚子缓缓走来的冰魄剑主还不能知道眼前的事。


“跳跳,我还是心中不安…要不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不能去。”青光握剑的手紧得微微发白,“当初虹走前执意把我留下,就是想让我保你平安,好让他无后顾之忧。”

 

“我明白……”蓝低下头,抚摸着腰间别着的那把冰蓝色的宝剑,“可我最近一直有不好的预感……

 

当初怀孕时,虹猫说冰魄寒气太盛不利于孩子发育,坚决不许她再佩戴。可如今这几天,冰魄剑从不离身,因为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别想那么多了,”青光抢过神医怀中的包裹,微微一笑,“就是为了那两缸女儿红也会把你家虹在春节前完完整整地带回来,我可不想成为玉蟾宫打杂的小厮啊。”

 

“还有啊,好好合计合计孩子的名字。我可不想回来听到你家孩子叫什么虹正义虹坚强这种的啊,多给七剑丢脸啊。”

 

腊月二十五,民间接玉皇、照田蚕、千灯节、赶乱岁。青光一人一剑,快马加鞭,直奔北境。

 

 

 

 

青光走的五天后,虹就被盟主府的人送回来了。

 

神医以宫内女眷众多不便迎客为由,送走了盟主府的各位,紧闭宫门,严加防御。

 

虹本来洗得发白的侠客服染成和灯笼一般血红的颜色,意识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手里却死死抓着那把沾满血污的剑。

 

不是长虹剑,而是青光剑。

 

 

 

“虹,你睁开眼看看我,看看我们未出世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可是他却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姚山一役,青光战死,长虹重伤,天下轰动。


———————————————————————

好久不动笔了,打算写一写童年男神。这个故事构思很久了,努力不坑,欢迎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