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元宵

喜欢凹凸,喜欢历史,目前正在努力提升文笔,欢迎小伙伴来勾搭^_^

© 芹菜元宵
Powered by LOFTER

【青光中心】逐光(cp:虹蓝/奔莎/逗灵)03

本章有黑蓝提及


03.

 

长城以北从不是什么适宜居住的地方:十里不见萱草,百里不见人烟。从古至今无数的战争染红了这片土地,凛冽的风雪和肆虐的砂尘磨砺着这方天地。黑衣男子勒马扬鞭,指向风雪中若隐若现的堡垒。

 

“塞北魔教的总坛大致就是这个方位了,那里原本是魔教的一个分坛,莫白是那里的坛主,不想现在竟发展壮大至此。”

 

当初黑心虎虽是认了这个孩子,但并没有太在意,扔给他几个下人随从,便由他自生自灭了。魔教的人大多是看上面脸色行事,看出他地位不重,便对他没什么好脸色好待遇。还是白梨夫人不忍这孩子在黑虎崖孤苦伶仃,把自己的贴身侍女派去照顾他,又时时关怀他的饮食起居,这才让他的处境好了许多。

 

黑小虎和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接触并不多。他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练武,正式出关执少主事时,莫白已被派往分坛。听说这些年他未献出一策,也没有什么出众的功劳,黑心虎觉得他不堪大用,便把他派到一个偏远的分坛当坛主。

 

青光卧底之时从没有见过莫白此人,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他,可见他在魔教中真的没什么地位。

 

“我说黑大少主……这莫白再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兄弟,你这么给他的敌人泄露情报,不太合适吧。”

 

救了自己一命还勉强能想得通,可是直接把自己领到他兄弟的大本营来,敏锐机智如青光也是理解不了这位少主的意图了。

 

“我虽然与莫白接触不多,但知道他从不谋求功劳来获得父王的器重与宠爱,甚至可以说他在教中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本事。以他现在展现出的能力,当初想在魔教中出人头地不是什么难事,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智谋助魔教的势力更上一层,可他却没有这么做,显然对我父王、对从前的魔教没什么感情。”

 

“他不会为了帮我父亲报仇如此煞费苦心,现在对中原武林发难,不过是因为自己的野心罢了。他于我有恩,我黑小虎不会对他出手。但魔教前尘已了,我不希望再有人打着这个旗号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

 

黑衣男子心情复杂地望着北边那与黑虎崖建造布局如出一辙的总坛,最中央一面巨大的虎字旗猎猎飞扬。

 

“如果是七剑的话,一定能阻止他的吧。”

 

他们斗智斗勇,交手了这么多年,没有人能比他更加了解七剑,也没有人比他更加相信七剑。

 

听闻此言,青光终于敛了嬉皮笑脸的神情,郑重的向着对方一揖,正如过去的十年里,护法向少主郑重承诺的样子。

 

“定不负少主所托。”

 

 

 

杀退又一波死士,三剑仍在御马飞驰,扬起沙尘阵阵。

 

“这些人真是没完没了的,虽然没什么威胁,可还是烦得很。”奔雷剑主负剑殿后,因这接连不断的暗算弄得心烦意乱。而长虹则紧跟在冰魄的身侧,为她挡住大部分进攻。

 

“等等虹猫,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劲。”蓝兔稍微放慢了速度,侧过身示意身后二人事有蹊跷,“这些死士前仆后继地前来,派出他们的人不会不明白凭这些人的武功还奈何不了七剑。难道说……”

 

虹猫也隐隐觉得不对,就是不知何处出了问题。听闻此言,他沉吟半晌,忽见马蹄奔腾的残影在扬起的沙尘中渐渐没去,心中一惊,急忙勒马。

 

“不好!”

 

“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我们,是为了诱导我们走到他们的阵中。”

 

随行二人闻此停下,却仍是不解其意。

 

“虹猫,你发现了什么?”

 

“神医曾跟我说过,湘南三门被灭,不仅仅是因为实力之差距,还因为此教有种迷砂大阵,人在阵中五感均被干扰,不辩日月不分朝夕。久而久之,意志消磨,力气竭尽,便可不攻自破。以此阵困住门中高手,再收拾武功较弱的门人,令这门派几日之内便被屠戮殆尽。

 

“出关以来已走了五日,按理我们早该到了。而行路途中黄沙漫天,我们以为是塞北气候所致,可这应该是阵中产生的幻象。年关刚过,一路过来都是大雪纷飞,塞北寒冷之地,又怎么会一片雪都没有。

 

“这么说来,我们恐怕已被困于阵中了。怕是这布局之人也在旁窥探。”蓝兔环顾四周,面色凝重。

 

“阁下真是好手段,让我们入了你的局。”

 

火舞真气自丹田而起,长虹倏然出鞘。虹猫催动内力将声音传出阵中,将话传给这布阵人。

 

“不过不要紧,这么多年来,还没有我们七剑破不了的阵!”

 

 

 

“青光剑主又要干起老本行了?”黑衣男子看着眼前人换上似曾相识的夜行衣,冷笑一声。

 

“这敌营对于我来说啊,就像老家一样,隔三差五的就得回去一趟。”青光无视了对方话中隐隐对过去的记恨,陪笑着,“那么,就此别过?”

 

“还有件事儿,”黑衣男子似是不经意得一问,可刻意转过身去的动作又像是在掩饰什么,“这些年……她过得还好吗?”

 

本是字字锋芒毕露的语气,兜兜转转到了这个“她”字上,却不经意流露出几分柔情。没有任何提及,但青光知道他问的是谁。

 

“你怎么不当面去问她?还是说……你没有勇气再次出现在她面前?”青光嘴角瞬间挂上了戏谑的笑容,轻功几步挪移到那人面前安慰似拍拍肩,却被对方嫌恶地打到一边,只好悻悻地走开,嘴上还不闲着,“放心吧。长虹剑主把她护的好好的,有那人宠着蓝都快成了新任”七剑之主”了。”


想起在玉蟾宫那段冰魄剑主“作威作福”的日子,他不禁一笑。

 

“不过我受伤昏迷了这么久,算算日子孩子应该也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个大胖小子还是……”

 

“是个女孩,一定像她一样温柔善良。”

 

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答案被突然接上,青光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声音的来源,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那个黑大少主说出来的。

 

而黑小虎已经起身上马,背对着他,仿佛刚才那句温柔的与他显得格格不入的话语从没有响起过。

 

黑小虎怎么可能不去找她?他不想再参与她的人生,不想让她为难、让她愧疚、让她不忍。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去看,看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只为别人着想从来顾不上自己,是不是还在为了她坚守的正义和平到处奔波,是不是还时常露出那让世间的一切都变得灿烂的笑容。



————天涯两地,我知你安好,便已心满意足。

 

青光回过神来,望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心情复杂。

 

“再见,黑小虎。”

 

“永别了,少主。”

 

——————————————————————

这章有黑蓝的成分,这里自己觉得少主不会把自己的温柔显露人前,只会不经意地表现出来吧。

下章搞事:


虹猫:听说这个阵多少年没被人破过?专业破阵了解一下。

跳跳:听说塞北魔教很神秘?专业卧底了解一下。

评论(8)
热度(21)